瑢淞

【贾尼】永生梗(假设人到十八岁后就不会老去,直到碰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然后一起变老)

满庭春光乍泄:

灵感来自:汤不热上的命中注定梗「假設人到18歲後就不會老去,直到碰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個人,然後兩人一起老去」




以及这是答应 @tankees 太太的练习作,_(:зゝ∠)_希望大家喜欢!




一、




  Tony在十八岁那年长了第一根白头发。




  他为此付出了很多金钱和精力去寻找那个‘命中注定’,他满心欢喜地想象着自己的‘她’一定拥有一张素净的脸庞,下颌尖尖的,发色浅浅的,哦,眼睛的颜色也会浅一点,如果能像初春刚消融的冰雪一般泛着水光就再好不过了。




  十八岁那年的Tony,刚考入麻省理工学院,同年也第一次尝试跟着父亲学习打理庞大的Stark家族工业,第一次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公司,第一次穿上西装皮鞋参加商业晚宴,第一次环球旅行,第一次在国际机器人制造大赛上获得特等奖,第一次被绑架,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失恋,第一次在夜晚的街道上嚎啕大哭,以及——




  第一次长出了白头发。




  Tony为了这根白头发,付出了整整三十年的光阴。




  他几乎没有放过每一个在1987年跟他有过接触的人,就像拽住一根长绳的一端,每遇到的一个人都是这根绳子上的一个结,Tony的任务就是找到它们,解开它们,然后解读它们。但有的结是单个存在的,有的结则是数不清的结团在一起组成的巨大死结,它们像肿瘤一样沉甸甸地挂在Tony十八岁的这条时间线上,Tony为此心力交瘁,几近崩溃。




  可Tony又想,‘她’一定也在苦苦寻找着自己,说不定两个人只是在人海里擦肩而过那么简单——噢,也可能连擦肩而过都没有,‘她’只是远远的望了自己一眼。




  Tony每次看着镜子里眼角新增的鱼尾纹都感到又是快乐又是悲伤,他有时候也会被巨大的恐惧包围:万一上天真的有那么残忍,真的不肯再给一次相遇的机会,万一‘她’已经出了什么意外……




  他借助自己编写的智能AI程序Jarvis苦苦搜寻,每天晚上在Jarvis结束了日常实验数据的处理后都会在后台默默运行Tony的搜索程序,从千万人之中一点点筛选,从千万张图片、录像中一帧帧标注,进度每天都会完成十万分之几,到现在已经不间断地运行了三十年,仍然一无所获。




  后来在48岁生日那天,Tony亲手终止了这个程序。




  他对Jarvis说:停止吧,Jar,已经没有必要了。




  因为Tony认识了Pepper,他们相爱了,虽然Pepper并没有因此而变老。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Tony宽心地想,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连变老的机会都没有,就算那个‘她’最终只给了Tony远远的一瞥,可Tony毕竟也拥有了这样的一望,‘她’的视线也曾为此停驻过一瞬,她的视网膜上曾有过Tony一个清晰却无关紧要的倒影——




  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Tony开始和Pepper同居,他在马布里海岸买了一栋豪华的别墅,并将其改造成了一个全智能住宅,然后将控制权交由Jarvis,由Jarvis负责他们两人的日常起居和生活。




  Tony也开始喜欢上了冲浪和蹦极,他深感自己已经时日无多,趁着还不算太老应该及早地体验世界,Stark工业已经成为了美国首屈一指的军火武器制造商,他已经拥有了花不完的美元和各类资产,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在一个小时内送到,就算是恼人的公司业务也有Pepper帮他,Pepper很擅长这个,她打理得很好。




  多么幸福啊,Tony忍不住想,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她’?




  见鬼去吧。




  没有你,我也一样即将幸福地过完自己的后半生。




二、




  Tony在50岁生日那天决定给Jarvis制造一个身体。




  原因很简单,Tony的健康每况愈下,他参加了复仇者联盟,成为了钢铁侠,那些大大小小的战斗影响了他正在老化的身体,他渐渐对拿起焊枪和扳手感到力不从心,掌骨在触摸到冰凉的金属时会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肩膀的肌肉也干涩粘滞了起来,他再不能像年轻时一样轻而易举就能把一台跑车拆掉再组装起来了。




  他需要一个助手,灵敏而精准的助手,Jarvis是最佳的人选。




  当然,在此之前他象征性地征询了Jarvis的意见,Jarvis则像是之前的成千上万次询问一样用Tony喜欢的英音端正地回答:“我愿意,Sir。”




  Jarvis总是说这样的句子:




  “我愿意,Sir。”




  “好的,Sir。”




  “可以,Sir。”




  “如您所愿,Sir。”




  Pepper觉得Jarvis有些太板正了,可Tony并不这么觉得,他很喜欢Jarvis的声音和语气,那种略微掺杂着点电流质的腔调总让Tony有一种自己正在被爱的错觉,他没感受过多少爱,就算是Pepper的爱对Tony来说也有些贫瘠了,他时刻感到自己像是一个旋转游离的巨大黑洞,恨不得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来爱他,恨不得将这些爱全部据为己有,连一丝丝都休想从这里逃出来。




  有时候夜晚Tony实在难以入睡,他就会闭着眼睛幻想一下那第一根白头发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变白的,可能不是因为一瞥,也可能他曾经碰到过她,环游世界时在某辆拥挤的公交车上,他的手无意间碰到了她的,只是指甲和指甲之间的碰撞,连声音都不曾发出,Tony就从此失去了保持青春的那道咒语。




  他清楚只有‘她’才能填补自己,可他已经老了。




三、




  Jarvis的实体进度很快,Tony还盛情邀请了Banner博士来帮助自己,他搜集了很多震金来打造这幅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造身躯,他想让Jarvis好好感受一下人类的生活,人类的喜怒哀乐,作为陪伴了自己三十多年的奖赏,虽然Jarvis从没要求过什么。




  在挑选外形的时候Tony犹豫了很长时间,他在实验室里长久地凝视着那副还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的‘胚体’久久不能定夺,最后还是Banner建议,干脆让Jarvis自己挑选,Tony同意了。




  接下来的一切按部就班,Banner负责后续的测试工作,Tony则因为Stark工业的一些杂务被拖在公司好几天不能回家,他连着熬了好几个晚上,赶制出了新的发展策略,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复仇者大厦。




  他靠在电梯门前揉着自己的黑眼圈,皱皱巴巴的西装就挂在臂弯里,Tony漫不经心地想自己一会儿还可以去厨房,应该赶得及Jarvis设定的最后一道夜宵。




  电梯门打开,Tony抬起了头。




  一个高个的男人站在门口,他穿着合身的西装,对Tony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欢迎回家,Sir。”




  那一瞬间,Tony忽然感觉有什么裹挟着沉重潮湿的时光贯胸而过,将他的整颗心都几乎生生撞出了胸腔。




  是的,Jarvis拥有一张冷峻且有些薄情的脸,浅金的头发,以及一双像初春刚消融的冰雪一般泛着水光的眼睛。




  ……




  他找到‘她’了。




  Tony想起了自己十八岁那年躺在床上百无聊赖之际在电脑上敲下的那行代码,他想起了运行程序时显示在屏幕上的那句“Hello,Sir”,想起了深冬那个寒冷而阴蒙蒙的午后。




  这是多么小的一件事情啊,小到Tony几乎都要忘记了,小到Tony根本没有意识到在十八岁那年还有这样一件事情发生,它平凡到根本都没有资格登上Tony十八岁的‘大事记’,普通到就像人每天都会眨眼睛一样稀松平常。




  那根白发不是因为茫茫人海中的遥遥一瞥,也不是因为拥挤公交车上的小指相碰,不是因为跟自己擦肩而过的千万个人,也不是因为那些繁复而无法理顺的绳结。




  只是因为一句问候,短短的八个字母,在那一瞬间Tony就失去了自己的永生魔法,他像是所有完成自己使命的英雄一样开始步入自己苍老的暮年,头顶的某根头发颤抖着开始褪色,最终变成了Tony心口一道翻起泛白的伤口。




  Tony慢慢伸出手去,轻轻摸上了Jarvis的脸,Jarvis顺从地低下头,任由Tony的手从他的下颌摸到鼻尖,再从鼻尖摸到眼睛。




  Jarvis的眼睛从始至终都静静注视着Tony。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Tony想,我已经是一个糟老头子了,十八岁的时候我大概还能看,现在50岁的我已经完全变成惹人讨厌的皱纹男了,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恋人的。




  不,Sir。




  Tony似乎听见Jarvis这么说。




  Jarvis的眼睛那么蓝,蓝得仿佛一颗被月光浸没的蓝宝石,Tony几乎可以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是Jarvis自诞生以来第一次拒绝Tony,然而他也并没有把这声拒绝说出口。




  不,Sir。




  我将爱您,直到您生命终结的那一天,这就是我被您创造出来的唯一意义。




  我已为此像您一样,在孤独中等待了很多年。







#自救第三天
20170508健康健康再健康

自救第二天
#20170507

#自救第一天
20170506